首页 > 中银资讯 > 中银阅读

Zhongyin Reading

中银阅读

连续四年拖欠发票,如何追索?

2018-01-31

作者:中银律师事务所  贺永军  王之奇


背景
    2014年1月6日A公司与B公司签署了《房屋租赁合同》,租期为2014年2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租金付款周期为年付。根据合同约定,B公司收款后5日内应向A公司提供合法有效的商业发票,并承担相应的发票税金。2014年至今,A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按时向B公司交付租金,但B公司连续四年均未提供发票。A公司多次联系B公司索要发票,B公司均口头应允,但屡次出尔反尔,存在故意拖欠行为。
    问题一、A公司是否有权拒绝支付第五年租金,并要求赔偿相应损失;
    问题二、A公司是否有权以B公司不提供发票为由单方面解除合同。

法律分析部分
    针对上述问题,笔者分析如下:
    问题一、A公司是否有权拒绝支付第五年租金,并要求赔偿相应损失;
    (一)B公司未向A公司提供发票行为的性质
    1. B公司未向A公司提供发票的行为违反了税收相关行政法规
    按照税务相关法律法规规定,B公司作为出租方,有义务在收取租金后为承租方A公司开具发票并缴纳税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2010修订)》第十九条规定:“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其他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当向付款方开具发票;特殊情况下,由付款方向收款方开具发票。”
    《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2010修订)》第三十五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税务机关责令改正,可以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一)应当开具而未开具发票,或者未按照规定的时限、顺序、栏目,全部联次一次性开具发票,或者未加盖发票专用章的;”第四十条规定:“对违反发票管理规定2次以上或者情节严重的单位和个人,税务机关可以向社会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2001修订)》第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检举违反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的行为。收到检举的机关和负责查处的机关应当为检举人保密。税务机关应当按照规定对检举人给予奖励。”
    本案中,B公司向A公司转租房屋需要交纳税款。发票是发生业务往来的凭证,更是税务局征收税款的一种依据。B公司未向A公司提供发票的行为违反了税收相关行政法规,A公司可以向税务机关进行检举。
    2. B公司未向A公司提供发票的行为属于未履行合同从给付义务的行为
    在合同成立、生效后,双方当事人约定的义务基于有效合同而产生约束力,该义务即为合同义务,通常表现为给付义务。一方当事人履行给付义务后可满足另一方当事人的履行利益。
    根据给付义务设定的目的,合同义务分为主给付义务、从给付义务和附随义务。主给付义务是指构成某种合同类型所必须具备的固有义务。从给付义务指不是合同所必备、但有助于实现债权人利益且能够独立成为诉权标的义务,功能在于使债权人的利益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对于从给付义务,当事人依其债权而享有请求力与执行力。附随义务指当事人依据诚实信用原则所产生的,根据合同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所应当承担的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本案中《房屋租赁合同》第三条第5项约定:“B公司收款后5日内应提供给A公司有效合法的商业发票,并承担相应的发票税金。”故B公司有义务按时向A公司开具发票。那么,B公司向A公司开具发票的义务属于何种给付义务?
    案例:山西省晋剧院、山西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6)最高法民申679号)
    在该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中认为“山西省晋剧院还主张由于山西建总没有开具并交付发票,其有权拒付工程款项,二审判决对于所欠工程款利息损失的认定错误。该申请再审理由亦不能成立。因为给付工程款义务属于主合同义务,开具工程款发票义务属于从义务,且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也没有对开发票和付款义务的先后顺序作出规定,故山西省晋剧院不能以此为由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或者同时履行抗辩权。”
    本案中,双方主给付义务分别为交付房屋和支付租金,开具发票行为本身并非影响租赁合同实现的重要因素。因此,B公司给付发票的义务属于从给付义务。
    (二)A公司是否有权拒绝支付第五年租金
    我国现行有效的《合同法》第67条规定了先履行抗辩权,“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
案例:开封迪尔空分实业有限公司与宁夏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揽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2014)民申字第1859号)
    在该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中认为“供货合同中并未约定若迪尔公司存在不交付部分设备技术资料和产品合格证书、未开具全部发票情形时,宁钢公司有权拒绝支付货款,即二者之间并不构成对待给付义务。且宁钢公司对迪尔公司所称其未依约支付款项具有在先违约情形的主张,亦未提供证据予以否定,故其拒绝支付剩余款项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的先履行抗辩权的适用条件,其该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北京中进物流有限公司与新疆中远国铁物流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2014)民申字第709号)
    在该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中认为“但在本案争议的租赁合同法律关系中,双方主给付义务分别为交付租赁车辆和支付租金,为车辆办理涉外资质作为出租车辆一方的从给付义务,与支付租金不能形成对待给付关系。中进公司与国铁公司订立《租赁合同》后,双方实际履行了全部租赁车辆的交接手续,中进公司提交的双方往来函件及交通管理部门的处罚单据均可以证明其对租赁车辆进行了使用和运营,因此国铁公司已经履行了《租赁合同》中的主给付义务。虽然租赁车辆因未取得涉外资质而不能从事国际运输,但并未妨碍中进公司实际使用承租车辆用于国内运输并获取收益,租赁合同的根本目的并未落空,其理应履行因实际占有和使用承租车辆而产生的对待给付义务,支付租金。原审法院未认定国铁公司违约确有不当,但在判决双方解除租赁合同的基础上减少了中进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应付的租金数额,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国铁公司未办理车辆涉外资质而造成的中进公司损失,实际上体现了公平原则。中进公司在租赁合同订立后长达30个月的履行期间内使用车辆并取得收益,现仅以国铁公司未办理车辆涉外资质为由抗辩,拒绝履行支付租金的主给付义务,系不当行使先履行抗辩权,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审法院根据国铁公司的主张按照月息4.875‰而非合同约定的每天0.5%判决中进公司承担逾期利息,进一步减轻了中进公司的责任,本院予以维持。”

    先履行抗辩权是赋予后履行债务一方的权利。在本案中,《房屋租赁合同》第三条第5项约定:“B公司收款后5日内应提供给A公司有效合法的商业发票,并承担相应的发票税金。”但并未规定B公司开具发票是A公司付款的前提条件。在本案房屋租赁合同法律关系中,双方主给付义务分别为交付房屋和支付租金,开具发票作为B公司的从给付义务,与A公司支付租金之间不能形成对待给付关系。因此,笔者认为,在本案中A公司不享有先履行抗辩权,不能以B公司未提供发票为由拒绝支付第五年租金。


    (三)A公司是否有权要求B公司赔偿相应损失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A公司与B公司签署的《房屋租赁合同》第12条第1款规定:“双方应本着诚实守信的原则完全履行本合同,若任何一方违约,违约方应就违约行为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因此,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A公司可以请求B公司提供四个年度的发票并承担相应的发票税金,或者直接请求B公司赔偿因其未依约提供发票而给A公司带来的损失。
    综上,笔者认为:(1)B公司拖欠A公司发票的行为违反税收相关法律法规,A公司可以向税务机关进行检举;(2)B公司拖欠A公司发票的行为违反了合同从给付义务,合同中并未约定若B公司未开具发票,A公司有权拒绝支付租金,即二者之间并不构成对待给付义务,因此,A公司不能以此为由拒绝支付第五年的租金;(3)A公司可以依据《合同法》第107条的规定,请求B公司提供四个年度的发票,并承担相应的发票税金或者直接请求B公司赔偿因其未依约提供发票而给A公司带来的损失。

    问题二、B公司拖欠4年发票已成事实,A公司是否有权以此为由单方面解除合同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94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本案中A公司与B公司订立《房屋租赁合同》后,B公司向A公司交付了房屋,A公司对房屋进行了实际占用和使用,同时A公司依约履行了支付前四年租金的义务,因此,双方已经履行了《房屋租赁合同》的主给付义务。虽然B公司未依约向A公司提供发票,但并不妨碍A公司对房屋的正常使用,并不能导致A公司占有、使用房屋的合同目的落空。因此,仅仅依据B公司未依约提供发票这一点,A公司无法依据《合同法》第94条享有合同的法定解除权。
    综上,虽然B公司连续四年未向A公司提供发票,但是A公司并不能以此为由单方面解除合同。

结论部分
    基于前述法律分析,笔者得出如下结论:
    (一)B公司拖欠发票的行为违反税收相关法律法规,A公司可以向税务机关进行检举。
    (二)B公司提供发票的义务属于合同从给付义务,A公司不能以B公司拖欠发票为由主张先履行抗辩权并拒绝支付第五年的租金。
    (三)B公司拖欠发票的行为违反了合同约定,A公司可以依据《合同法》第107条请求B公司提供四个年度的发票并承担相应的发票税金,或者直接请求B公司赔偿因其未依约提供发票而给A公司带来的损失。
    (四)仅依据B公司未依约提供发票这一点,A公司无法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请求单方面解除合同。

友情链接: 中银-力图-方氏(横琴)联营所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 北京市律师协会 朝阳区律师协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A座31层   电话:010-58698899 传真:010-58699666

邮编100022     邮箱:pt@zhongyinlawyer.com     

 中银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3048428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