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银资讯 > 中银阅读

Zhongyin Reading

中银阅读

纵然“泰山崩于前”,我自青春无悔

2018-01-24

作者:中银律师事务所   杨保全  李郝琛

    我们生于这个世界,先学会的就是生存。关于生存之道,古往今来,有数不清的人各抒己见,侃侃而谈。相信在你或我的心中也曾对此有过或深或浅的思考,甚至它以后会成为你我人生路上的常客。
    近日,就有一群人“被”丢掉了自己的“铁饭碗”,面对从天而降的失业境遇,他们难以接受,对此充满无奈和悲愤,更有员工控诉道:“青春耗这了,除收费啥都不会”。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员工如此愤懑,网友们也因此议论纷纷,争议不断呢?
    我们都是前途未卜的个体,对未来将给予我们的,一无所知。你我又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未来春暖花开的景象,或平定风起云涌的“战场”。一天的忙碌之后,不妨静下心来问问自己,“我”是否已做好准备面对未知的前路,如果有一份稳定工作、生活还算不错的你,突然有一天被厄运砸中,你又是否会像那群人一样手足无措,还是有足够的勇气或能力去找寻一条新的出路,走出崭新的明天。
    事情的开端源于唐山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唐山发布发表于2018年1月8日上午的一条博文,博文称:按照河北省住建厅、财政厅、物价局《关于停止收取唐山等市县城市路桥车辆通行费的通知》(冀建综[2018]1号)要求,唐山市中心城区环线(包括西环、东环和银河路收费站,唐丰快速路收费站,东出口收费站)、古冶区外环路、迁安市燕山大路南延3个项目的所有收费站,截至2018年1月8日零时已全部停止收费。说到这,相信很多人已经心有乾坤,事实上,虽然取消收费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件优惠利民的大好事,但对于在收费站工作人员来说却是晴天霹雳,因为他们将面临失业。
    时至今日,从网络流出的有关此事的一段视频还在被广为热传,热度不熄。视频里显示,这些被取消收费站的收费人员在人社局已经按照《劳动法》给予他们相应的经济补偿后,纷纷围住了领导要一个说法,同时还要求政府为他们解决工作。 其中一位大姐还振振有词:“我今年36了,我的青春都交给收费了,我现在啥也不会,记忆力也没二十几岁的好了,没人喜欢我们,我也学不了什么东西了。”刹那间,惊起一滩“鸥鹭”。
    我们可以看到,各大媒体和普罗大众关注最多的是员工的态度及言论,有甚者更是将此上升到人生境界的高度来娓娓而谈,引人发省。那政府出台的此种政策下,单位的决断又是否有人聚焦呢?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第一,让我们好奇的是,单位面对这一群失去工作岗位的员工将作何安排;第二,单位此做法的背后有无不妥之处,又是否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屹立不倒呢?
    据悉可知,相关政务部门开会研究后决定,依照《劳动法》依法给予这些收费人员经济补偿,但暂无合适的其他岗位对其进行安排,所以希望他们正确面对这种变化,自谋出路。如果将来有合适的公益岗,也可以提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 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三)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该条款明确对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之下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作出说明。省政府作出收费站被取消的决策,确属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从而导致收费员失去工作岗位,收费员与单位之前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法再继续履行,但此件事中,用人单位是想解除与收费人员之间签订的劳动合同,而不是在原有劳动合同基础上与工作人员协商变更劳动合同内容。如果单位强行单方操作,未免涉嫌程序违法。
    思及此,用人单位想强行动员解除与工作人员之间劳动关系的行为真的没有涉及违规操作吗?而且视频中围住领导的人数众多,那就很有可能涉及到“经济性裁员”的问题。在此之下,用人单位采取的做法就真的适当合法吗?我们不妨来深究一下,首先,经济性裁员,即用人单位为降低劳动成本,改善经营管理,因经济或技术等原因裁减20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20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10%以上的劳动者。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 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需要裁减人员二十人以上或者裁减不足二十人但占企业职工总数百分之十以上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后,裁减人员方案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可以裁减人员: (一)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进行重整的; (二)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的; (三)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经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裁减人员的;(四)其他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经济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 裁减人员时,应当优先留用下列人员: (一)与本单位订立较长期限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二)与本单位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三)家庭无其他就业人员,有需要扶养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那么依上述第四十一条的补充项中关于优先留用人员的规定,用人单位此种“一网打尽”的做法还合乎法律吗?失去工作岗位的收费人员中难道就没有与用人单位订立较长期限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或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人吗?又或者是有没有家庭无其他就业人员,有需要扶养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人存在?用人单位难道不需要对此进行一下调查或说明,并对此依法作出处理决定吗?另外,经济裁员下的被裁减人员是可以被优先录用的。即用人单位在六个月内重新招用人员的,应当通知被裁减人员,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招用被裁减人员。所以说,从法律角度,我们有理由认为,在承诺给予经济补偿之下,用人单位的做法未免还是缺少考虑,不够全面,与法律有所相悖。
    我们说,于法律之下,用人单位的决定固然有所不妥。但就像大部分人所说的那样,如果你已未雨绸缪,不只会“收费”,更有其他更多可以让你在人生路上挥洒自如的“底气”蕴于自身,你还会在面对此种境遇之时手足无措、只是费力嘶吼吗?人是应该有一分危机意识的,你无法要求自己的前路总是一帆风顺,那就只有改变自己,让自己足以顺“势”而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也常说:“活到老,学到老。”

友情链接: 中银-力图-方氏(横琴)联营所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 北京市律师协会 朝阳区律师协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A座31层   电话:010-58698899 传真:010-58699666

邮编100022     邮箱:pt@zhongyinlawyer.com     

 中银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3048428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