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文库
Library

涉外执业技能分享(四):浅谈法律英语文件中歧义的避免

2018.07.04  

作者: 中银律师事务所    王翔宇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印文章
一位律师如想成为优秀的涉外律师,不仅要具备精深的法学理论功底,更要具备优秀的法律英语应用能力。而英文法律文件的阅读、翻译与起草,是法律英语应用能力的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如果一个中国律师能够无障碍地阅读、翻译、起草一份冗长的英文法律文件,那么他肯定具备了成为优秀涉外律师的前提条件。

一位律师如想成为优秀的涉外律师,不仅要具备精深的法学理论功底,更要具备优秀的法律英语应用能力。而英文法律文件的阅读、翻译与起草,是法律英语应用能力的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如果一个中国律师能够无障碍地阅读、翻译、起草一份冗长的英文法律文件,那么他肯定具备了成为优秀涉外律师的前提条件。

英文法律文件与中文法律文件还是有相当区别的,比如,英文法律文件中经常出现冗长的句子,有时一句话就可能达到好几页纸,这需要我们在翻译的时候了解英文法律文件的行文习惯,当然耐心也是不可或缺的。同时,法律英语与日常英语又是很不一样的,比如法律英语会大量用到古英语的词汇或者拉丁语的词汇。我们当然要注重日常英语听说读写能力的培养,不过在此基础上,培养出众的法律英语应用能力仍然需要大量的、艰苦的专项训练才能达到。同时英文法律文件的翻译也是枯燥与乏味的,由于英语这门语言自身的特点以及不同英美法系国家司法制度、语言习惯的差异,导致我们在翻译英文法律文件时,会出现歧义,会出现翻译的结果与拟定者所追求的本意相背离的情况。某种程度上,语言的固有歧义是无法根除的,这是语言学的客观规律。但是,作为专业的法律工作者,在日常的英文法律文件的处理过程中,仍然有一些方法去尽量避免歧义,以使未来发生纠纷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由于法律英语博大精深,泛泛而谈如何避免歧义难免成为空中楼阁。笔者将在本文通过一些具体例子,谈谈笔者对于律师在具体工作中,如何尽量避免被语言的歧义引入歧途的一些具体方法,以期对广大读者有所裨益。

例1 :

No will or any part thereof shall be revoked otherwise than…

By marriage as provided by section 13; or

By another will executed in accordance with section 5; or

By a written revocation executed in the manner in which the will was executed ; or

By the burning, tearing or otherwise destroying of it by testator, or by someone in his presence and by his direction, with the intention of revoking it.

解析:上述内容虽然并不复杂,但是却有几个可能出现歧义的地方。首先,“No will or any part thereof shall…”这一句,我们知道thereof是法律英语中极为高频的词语,它在字典上的意思有三个,一是“关于那;其”,二是“从那里”,三是“由此;渊源于;因此”。当我们把这三个意思挨个尝试后却惊喜地发现,无论用哪个意思都无法得出令人满意的答案。其实在法律英语中,thereof本身的含义一般不宜翻译出来,它就是指“of +前面出现的某个名词”,这个例子中的“part thereof”就是指“前面某个东西的部分”。但是由于“前面出现的某个名词”太过宽泛了,本例子中的这个thereof,它即可以指will,也可以指will之前出现的某个名词,虽然通过比较上下文,在多数情况下我们能够确定thereof指代的究竟是什么,但是这毕竟会花费律师一些并不必要的时间。因此,节省时间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起草合同的时候就使用简单、明晰的表达。本文中的“will or any part thereof”的原意是指“任何遗嘱的全部或其任何部分”,故而“No will or any part thereof”可以替换为“No will or any part of it”,这样意思指代就明确多了。再看“By a written revocation executed in the manner in which the will was executed”,而其给出的译文是“通过签立遗嘱方式签立的遗嘱撤销书而撤销”,此时这段内容的中英文之间由于歧义的存在就显得不那么对应了。“in the manner in which the will was executed”,正常的解读应当是“遗嘱所签立的方式”而不是“以……方式签立遗嘱” 因此,如果想完全实现文本草拟者的意图,这一句应当修改为“By a written revocation executed in the manner of executing the will”。因此,整个例句如果为了消除歧义,则可以修改为:

No will or any part of it shall be revoked otherwise than…

By marriage as provided by section 13; or

By another will executed in accordance with section 5; or

By a written revocation executed in the manner of executing the will ; or

By the burning, tearing or otherwise destroying of it by testator, or by someone in his presence and by his direction, with the intention of revoking it.

由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有些法律英语的经典用词,比如thereof,是古代英语的产物,不少英美法系的法律工作者愿意在文本中使用诸如herein、thereby之类的古英语词汇甚至一些拉丁语词汇,这固然能够凸显法律工作者的博学多才,但是与日益发展的现代经济社会未必契合。我们在起草英文文本的时候,如果发现此类用词可能导致理解上的差异的,则宁肯用一些相对简单的搭配,也不要为了显示自己的“专业”而使用这些古英语词汇。同时,法律英语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代词有时会出现指代不明的情况,为避免指代不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用一些相对简单的代词,比如of,来替代一些关系代词,这样无论是对于合同双方还是合同之外的第三方而言,都能够更容易理解合同的本意。对于指代不明情况的避免,下文还要讲到。

例2 :

The carder's responsibility ceases immediately when the cargo leaves for ship's tackle and thereafter all risks the cargo the end expenses involved are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cargo.

解析:这句话从句子结构上比较明晰,解读句子的结构并不困难。从用词上看,我们第一时间就能够判断出这句话出自某个关于海商海事的合同或者其他法律文件之中。不过,这句话的问题就出在词的用法容易给人以误解。Carder这个词,原意也是最常见的意思是指“起毛工人、刷毛工人”,它还可以作为人名,就是“卡德尔。”文本拟定者的原因是想用这个词表示“承运人”,但是其问题在于carder这个词表示“承运人”在任何一个法律部门中都是极为罕见的,用罕有词汇或某个非罕有词汇的罕有词义来表示一个常见的法律概念是存在风险的。作为法律文件的拟定者,有两个办法来避免此类问题,一是在定义条款中对carder进行定义,表明其具体指代的是合同的哪一方;二是就是用表示承运人的常用词汇(最常见的就是carrier,这个词也是部分国际公约中官方文本的用词)来替代。笔者认为第二种方法是一种最便捷的方法。接着看后面半句话“thereafter all risks the cargo the end expenses involved are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cargo”,拟定者想表达的意思是此后货物的风险及最终费用转移给了货主。然而用cargo指代货主并不明智,因为这种用法并不常见。况且在同一句中又出现了cargo的本意“货物”,货主可以以此歧义来进行抗辩,主张这句话含义不明,不能表明此风险转移给了本货主。因此,用表明“货主”最常见的词汇shipper来进行代替,shipper即使在英英词典中,其本意就是“the owner of cargo”(货物的所有者)。因此,本句话可以修改为“The carrier's responsibility ceases immediately when the cargo leaves for ship's tackle and thereafter all risks the cargo the end expenses involved are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shipper. ”

例3:

The contract price set forth in this contract shall not include withholding tariff and any charges imposed on the contractor by the government in New Zealand.

解析:本句所想表达的原意是“本合同中规定的合同价格,不应包括新西兰政府向承包人征收的扣缴税金及其他费用”。句子不难,但是因定语指代不明可能出现歧义。“imposed on the contractor”系“which are imposed on the contractor”的简写,它修饰的对象包括“any charges ”自无异议,但是它修饰的对象是否包括“withholding tariff”呢?这点可能就会有不同理解了,如果认为不包括“withholding tariff”,则本句就翻译为“本合同中规定的合同价格,不应包括新西兰政府向承包人征收的其他费用及扣缴税金”,也能够说的通。所以,保险起见,本句应当修改为“The contract price set forth in this contract shall not include withholding tariff and any charges,both of which are imposed on the contractor by the government in New Zealand.”这样,虽然句子要显得稍微啰嗦一些,但是却能够避免歧义。比起修改前的句子,修改后的句子的理解基本上是唯一的了。因此,在修饰指代不明系英文的固有现象的时候,在草拟相关的法律文本时,可以考虑在指代明确性与文句简练性中选择前者,使读者的理解具有唯一性。

总结:这3个例子都是取材于现实中真实存在的法律文本。它们从语法上都不复杂,但是由于英语的歧义存在,使得这些貌似简单的句子,可能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理解。综合起来,法律英语的歧义存在主要在于这两个原因:1.因为法律英语词汇的多义性;2.因为英语本身确实有时存在代词或修饰指代不明的情况。对于避免第一种原因形成的歧义,在草拟合同时,应当尽量避免使用罕用词汇或罕有词义,而尽量使用约定俗成的用法或在法律文本中的普遍用法;如果是对方起草文件中存在此种原因造成的歧义,则要结合上下文做出准确的理解。但是最好的办法还是将可能发生的文本解释争议向对方提出,双方共同加以协商,将歧义消除。对于第二种原因造成的歧义,如果是对方起草文件中存在此种原因造成的歧义,也同样是在结合上下文做出准确的理解的同时,与对方共同协商消除歧义;而如果是我方在草拟文本中想要避免此类歧义,则宁愿使得文本相对啰嗦,也要尽量不因指代或修饰对象的不明确而导致歧义。


参考书目:

1.《元照英美法词典》(缩印版),薛波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11月版。

2.《鏖战英文合同》—英文合同的翻译与起草,王相国主编,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年9月版。

3.《英文合同阅读与分析技巧》,范文祥著,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4.《外研社现代英汉词典》,外研社本书编写组著,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0年版。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