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文库
Library

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回购”的行权思考 ——论最高院第96号指导案例

2018.07.12  

作者: 中银 (合肥) 律师事务所    郭振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印文章
2018年6月20日,最高院公布了第十八批(法〔2018〕164号)指导案例,其中包括本文所要论述的宋文军诉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笔者通读完最高院在该案中的裁判要点,认为这是一次对《公司法》传统观念的司法变革,而本文就是对这一探索进一步阐述和思考。

2018年6月20日,最高院公布了第十八批(法〔2018〕164号)指导案例,其中包括本文所要论述的宋文军诉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笔者通读完最高院在该案中的裁判要点,认为这是一次对《公司法》传统观念的司法变革,而本文就是对这一探索进一步阐述和思考:

一、突破公司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填补有限责任公司回购股权的法律空白

在该指导案例未出台之前,关于公司回购方面的法律规定是详见于《公司法》第74条和142条,其中第74条是针对有限责任公司,142条是针对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我国《公司法》采取的是“资本维持”的基本原则,即除法定情形外,公司在其存续过程中,应经常保持与其资本额相当的财产。因此,《公司法》第142条是明文禁止股份有限公司回购股份的。

但《公司法》74条的规定是基于异议股东回购的权利,而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故此,在日常实践中,部分司法裁判会对应142条和“资本维持”原则,来反推第74条是有限责任公司回购股权的限定条件。部分观点认为这一回购行为造成有限责任公司变相减资,或出现股东抽逃资金的现象,从而认定相关约定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条款。

基于以上实践中的困惑,最高院在96号案例中很好的诠释这一问题:即《公司法》第74条规定“回购”是股东的权利,公司是义务,而第96号案例的章程“回购”是股东会赋予公司的权利,股东是义务,二者存在明显区别。

换言之,作为公司法律师在为企业设定初始章程时,等于又赋予了一项可创设的规则,譬如惩罚性的“回购条款”等等。在众多的激励方案中,更多的是将期权、股权交付给创业团队或核心人员。这种类似于“打鸡血”方式,更多的激励作用在于获取期权、股权之前。而待核心员工获得股权后,只能通过“同坐一条船”的价值理念来约束。如果能配合使用“股权回购”的方式,就等于同时在激励对象的头上悬挂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激励对象出现种种不适宜的情形(含“损害公司利益、违反竞业禁止、怠于履职等”),公司不仅可以收回激励股权,甚至可以再转让给其他有必要的职员,且无需再稀释其他核心股东股权比例。

二、96号案例规定的“回购”条件仍过于保守,司法实践中应当给予一定的扩大解释

笔者认为最高院在诠释96号案例时,设定了较多的背景条件,如:国有企业改制为有限公司;初始章程设定;回购后转让给其他股东等等?诸如以上种种,难免会导致这一规则在具体适用时面临种种顾虑,也会造成司法裁判认定的不统一。对此,笔者想对以下几个问题进一步论证:

1、除初始章程外,章程修正案能否设定“股权回购”规则?

最高院将规则设定限定在“初始章程”的初衷,笔者是理解的。因为公司股权强制回购这一权利实在太大,一旦被大股东或控制人滥用,很容易将小股东或对立股东强制剔除出局。而限定在“初始章程”上,是因为这一章程是必须100%创始股东同意的。由此可见,最高院在立法本意上,更倾向于将其看为共同合意的一种契约,而对并非100%股东通过的“股权回购”规则,是持保守态度的。

笔者认为作为人合性的有限责任公司来说,遵循的是一种“少数服从多数”商事契约精神,而不能从合同法上来要求公司章程达到共同契约,这不符合公司法的法律价值。既然最高院已经从性质上认定公司章程有权设定“股权回购”这一准则,那么就不应当再来区别究竟是原始章程,还是章程修正案。当然,对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恶意创设回购规则,侵害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的,公司法体系本就赋予中小股东有权确认该修正案无效,或追究对方的违法责任。

2、是否必须回购后转让其他股东?是否可以减资?

在第96号案例的裁判要点中,对股权回购的行权程序是这样描述的:“……有限责任公司按照初始章程约定,支付合理对价回购股东股权,且通过转让给其他股东等方式进行合理处置的……”,由此可以看出,回购股权后合理处置的方式不能局限于转让给其他股东,也包括直接进入减资程序。

那么作为公司法律师在设定上述规则时,应完善回购后的程序,可提供选择性条款予以表述,从而避免单一化的结果。

3、待强制回购股权情形出现时,需避免股东会再表决,如需表决,在章程设定时,就应当限定被回购的股东不具备表决权,但应同时赋予相应的救济途径

对这一标题所产生的法律问题,笔者主要是从效率性的角度去考虑。既然出现“回购”纠纷,公司再通过股东会表决行使这一权利,难免出现僵局。因此,在设定章程时,就应当赋予公司直接行权的权利,但应当同时赋予异议股东申辩及司法维权的权利。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相关律师

  • 郭振

    guozhen@zhongyinlawyer.com

    -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