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文库
Library

投案途中被抓获应认定为自首

2018.06.27  

作者: 中银律师事务所    艾静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印文章
根据现行《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是自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一)项指出,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第(二)项进一步说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因此,构成自首要求犯罪嫌疑人主动、自愿地将自己置身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并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

案情简介

李某(女)搭载某网络顺风车时与司机陈某(男)结识,因二人同为安徽老乡,便互留了联系方式,在微信上多有往来。案发当晚,陈某约李某看电影。在开车接到李某后,陈某并未按原定计划前往影院,而是载李某到某度假村散步。期间陈某提出发生性关系的要求,被李某拒绝。后陈某将车开到附近一个无人的路边,在其驾驶室的车后座将李某强奸。事后应李某要求将其送回住处。次日,陈某从老乡处得知警察曾找自己,便前往其住处辖区的派出所询问。在获悉民警无事后,陈某并没有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便离去,同时陈某联系了李某,向李某发送了自己正在派出所的照片,二人便电话商定由陈某到李某住处接上她一起去派出所妥善解决此事。陈某到达李某住处后,随即被蹲守在李某家中的民警抓获。

争议焦点

陈某在不知晓司法机关已经掌握其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准备去投案,其到达李某住处能否认定为“投案途中”?进而如实供述的情况下能否认定系“投案途中被抓获”型自首?

裁判观点

法院认为,陈某为满足一己私欲,违背李某意志采用暴力手段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该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构成强奸罪。对于辩护人所提陈某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陈某所称去住处所在辖区派出所询问情况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故主观态度无法认定,客观上也未主动交代强奸事实,没有归案的结果。陈某之后主动前往李某住所,但其对李某已经报警的情况并不知晓,因此不属于自动投案,不构成自首。

深度剖析

一、陈某第一次前往派出所不构成自动投案,也不构成自首

根据现行《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是自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一)项指出,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第(二)项进一步说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因此,构成自首要求犯罪嫌疑人主动、自愿地将自己置身于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并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

本案中,陈某听老乡说派出所民警有事找他便前往询问的行为,并非主动将自己至于司法机关控制,客观上只是一种“试探”,在获悉民警并不知晓其强奸事实的情况下没有向民警说明情况,而是选择离开,因此不符合“自动投案”的要件。因此,陈某第一次前往派出所的行为不构成自动投案,进而也不构成自首。

二、陈某去往李某住所被抓获应当认定为“投案途中被抓获”,进而认定自首

《解释》规定,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一方面,从电话查询记录和陈某的供述可知,陈某听闻民警曾有事找他,及时前往派出所询问情况,获知并未有此事之后,主动和李某取得联系,双方商定由陈某到李某住处接上李某后一起去派出所找警察,由警察介入妥善解决此事。该节在庭审中,被害人李某的当庭陈述予以确证。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陈某主观上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自愿主动地将自己交付司法机关并接受法律制裁,符合“自动投案”对行为人主观上的要求。其与李某商定先到李某住处后一同去派出所应当视为具有积极的投案意愿,那么到达派出所前先行前往李某住处的行为应被认定为“投案途中”。其到达李某住处被警察抓捕时,亦无任何反抗拒捕行为,符合《解释》的规定,属于到案途中即被抓获的情形。

另一方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第一、三款的规定,人民法院审查的自首证据材料,应当包括被告人投案经过、有罪供述以及能够证明其投案情况的其他材料。投案经过的内容一般应包括被告人投案时间、地点、方式等。而庭审中对于被告人陈某和被害人李某电话商定先去李某处接上李某再去派出所交由警察解决的事实,经双方确认,客观上陈某的行为亦予以印证,因此,符合《解释》对于投案投中被抓获型自动投案的证据要求。法院认为陈某虽然事后主动前往李某住所,但是主观上并不知道李某已经报警的事实,所以不构成自动投案的观点,是“明知他人报警而在原地等待型”自首的逻辑要求,与本案中可认定为陈某系“投案途中”被抓获不同。“投案途中被抓获型自首”的前提本来就是犯罪事实已经被公安机关发觉或者被害人已经报案,侦查机关已经布控实施抓捕,以此为前提于投案途中抓获嫌疑人的,仍可认定为自首。因此,行为人本人是否知道被害人已经报警并不是决定其构成自首与否的关键因素。因此,笔者以为,前述判决理由并不成立。

综上所述,陈某系投案途中被抓获归案,综合陈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积极赔偿被害人李某并得到谅解等诸多表现,应认定其构成自首,予以从宽处罚。司法机关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工作中,应当注意收集并及时确认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证据,保持司法人员应有的客观义务和关怀、怜悯之心。同时,司法的能动性亦应当弘扬鼓励犯罪人自动投案,促使其悔过自新,不再继续作案,从而减轻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相关律师

  • 艾静

    aijing@zhongyinlawyer.com

    -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