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文库
Library

公司决议类诉讼实务要点汇总

2018.07.03  

作者: 中银律师事务所    梁玉茹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印文章
诉讼首先要确定原、被告。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均是公司的机构,所以由其做出的决议从逻辑上应该视为公司作出的决议,故对决议各种不服,被告理应是公司,而原告各有不同,公司法解释四明确指出,确认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之诉的原告,包括股东、董事、监事等;决议撤销之诉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股东资格。具体说来,因为程序的严重瑕疵,或者决议内容的违法性,导致决议不成立或无效,其原告范围是比较宽泛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四) “第一条 公司股东、董事、监事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这里需要注意,在列举之后还有个字“等”,在司法解释过程当中主体也是放宽处理的。

公司资本制度和公司治理制度是公司法的基石制度,而公司决议是实现公司治理的一种有效手段,关于决议的各种争议,实质上就是参与公司治理的公司各方权益之争,而对决议各种不服一般最终通过诉讼来解决,那关于决议无效、可撤销和不成立之诉讼,实务有哪些要点需要注意呢?

一、明晰决议类诉讼的原被告

诉讼首先要确定原、被告。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均是公司的机构,所以由其做出的决议从逻辑上应该视为公司作出的决议,故对决议各种不服,被告理应是公司,而原告各有不同,公司法解释四明确指出,确认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之诉的原告,包括股东、董事、监事等;决议撤销之诉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股东资格。具体说来,因为程序的严重瑕疵,或者决议内容的违法性,导致决议不成立或无效,其原告范围是比较宽泛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四) “第一条 公司股东、董事、监事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这里需要注意,在列举之后还有个字“等”,在司法解释过程当中主体也是放宽处理的。

而关于决议撤销之诉,严格限定为起诉时仍具有股东资格,在航美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与张晓亚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上诉案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法院处理此类纠纷的思路:【(2017)京02民终11665号】法院明确指出“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第二条规定:“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资格。”虽然张晓亚与案外人徐青之间的《出资转让协议书》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为无效,但现在包括张晓亚主张的股权在内的案外人徐青名下的航美集团公司股权已被其他法院冻结,且张晓亚已就其股权被侵害的事由另案提起了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的诉讼,故张晓亚作为航美集团公司股东的身份是否能够恢复,尚处于不确定状态。据此,张晓亚是否能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亦尚不能确定。一审法院应对上述事实进一步查明,确定张晓亚的诉讼主体资格是否适格,进而作出裁判。”

二、明了撤销决议、决议不成立及决议无效的实质区别

关于决议无效和可撤销的法律依据在公司法二十二条里“第二十二条 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而关于决议不成立是近期公司法解释四里才明确的概念“第五条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公司未召开会议的,但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规定可以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二)会议未对决议事项进行表决的;(三)出席会议的人数或者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五)导致决议不成立的其他情形。”

对上面法条理解逻辑是,首先判定公司决议是否成立,之后才谈得上决议是否有效,是否可以撤销,也就是说决议成立是判定其效力与实现撤销权的前提,否则就成了无稽之谈。

根据公司法解释四,不成立决议的主要特征是:第一,未开会;第二,未表决;第三,出席人数或股东所持表决权不合法;第四,表决结果未通过法定比例。简单来说,主要是根本没有作出决议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压根没有达到决议通过的法定或约定条件。

无效决议则是从实质上来看,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例如控股股东滥用股东权利,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而作出的决议,大多会被法院认定为无效。

可撤销决议更多的是从程序上来说,第一,召集程序不合法;第二,表决方式不合法,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

总体来说,决议能否成立是判定决议效力的前提,而成立的决议还要面临是否程序违法或者内容违法而被视为可撤销或无效决议的风险。

三、撤销之诉的除斥期间不可小觑

关于决议撤销之诉还要注意时限问题。公司法二十二条里第二款“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股东诉请撤销公司决议,应当在决议作出之日起60日内行使,该期间不得中止、中断与延长。这里一定要注意,“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的除斥期间是《公司法》的明文规定,不是知道或应当知道时起算,那样会导致决议效力长期处于可能受挑战的状态,与公司法追求的宗旨不符。

另外,如果出现超期股东权利怎么保护呢?根据最高院权威解释,可以变通保护“至于此种情况下股东的权利如何保护,一般来说,股东不知道相关决议的存在,都是因为会议在召集、通知时蓄意遗漏了股东。这种情况属于公司决议在程序上的重大瑕疵,可以通过决议不成立之诉的相关制度予以解决。如果公司的决议已经执行完毕,股东再提起决议撤销之诉已没有意义,在此情况下,公司股东可以根据《公司法》第20 条、第21条的规定提起诉讼,请求赔偿损失,没有必要再纠结于股东是 “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什么时候作出了。”(杜万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年8月版,第120页。)

四、决议无效或被撤销后善意相对人是否受影响?

《民法总则》通过第六十一条、第八十五条等规定将决议的外部效力予以了明确,基本确立了内外有别、保护善意相对人合法利益的原则。公司法解释四第六条明确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或者撤销的,公司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

下文通过判例来分析【(2014)岳中民三初字第62号】:张某、陈某、文某系湘赣公司股东,其中张某是大股东占股80%,另外两名占20%。《湘赣公司章程》明确规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认缴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股东会议作出的一般性决议应当持有公司股权50%以上股东通过方可执行。同时《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第三款规定:“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而本案中“2014年3月24日的股东会会议表决事项系为公司股东陈某的对外债务提供反担保,6月18日的股东会会议表决事项系为公司股东文某、陈某及案外人的共同对外债务提供担保,但上述两次股东会会议,被担保股东均未回避,且两次会议均只有陈某、文某参加会议并表决通过决议,通过的决议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这两次股东会会议召开程序违反《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两次决议均未成立,当属无效。

而依据湘赣公司2014年3月24日、6月18日的两次股东会决议,湘赣公司与民融投公司签订了《最高额借款反担保合同》,与金成贷款公司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湘赣公司与民融投公司、金成贷款公司之间形成担保法律关系,该法律关系不因股东会决议无效而导致无效,且张某并未提交证据证实民融投公司、金成贷款公司在签订上述两份合同时非善意相对人,也无证据证实该两份合同存在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导致合同无效的情形,故两份合同均为有效,对湘赣公司具有法律约束力。”

上述判例充分反映了司法实践中,为了保护交易安全及善意相对人的利益,法律做了内外有别的处置方法,即公司依据决议(无效或被撤销)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相关律师

  • 梁玉茹

    liangyuru@zhongyinlawyer.com

    -执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