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文库
Library

从个案看世界杯直播产生的著作权侵权问题

2018.07.02  

作者: 中银律师事务所    王翔宇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印文章
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的规定,作者享有的著作权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等在内的十七项人身权和财产权。

基本案情

原告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央视网公司)诉被告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行公司)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该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央视网公司诉称:2014年6月13日,我公司发现风行公司在其经营的网站(www.fun.tv)的首页显著位置推荐2014年巴西世界杯,并在网站直播频道中,向网络用户提供了2014年巴西世界杯开幕式及小组赛A组第1轮比赛视频的在线直播服务。经确认,风行公司提供该服务未经我公司授权,经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InternationalFederationofAssociationFootball)和中央电视台授权,我公司独家享有在中国大陆地区,通过互联网、手机移动、IPTV等新媒体平台对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赛决赛阶段比赛进行转播的权利,转播方式包括直播、延迟播出和视、音频点播。风行公司的上述行为替代了我公司网站的传播效果,分流了本应属于我公司网站的用户点击量,违反了基本的竞争秩序和商业道德,构成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根据我公司与FIFA达成的协议,中央电视台负有维护世界杯权益,打击社会盗版盗播行为的法律权利和义务,这次赛事在中国的播放情况,影响的不仅是中央电视台,而是整个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和形象。中央电视台已经在世界杯开赛前发函公告,作出权利声明,在此背景下,被告风行公司作为新媒体行业知名企业,故意侵犯我公司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违反了相关法律,为此我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风行公司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40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 国际足球联合会(以下简称FIFA)出具声明,称其拥有2014年巴西世界杯比赛在全球所有权利,包括但不限于版权。国际足联特此确认:中央电视台(以下简称CCTV)独家享有2014年巴西世界杯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普通话及广东话转播权,期限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中央电视台拥有2014年巴西世界杯比赛相关权利如下:1.独家媒体权:(1)通过电缆、卫星、地面和宽带互联网传输等方式直播、延迟播放和重播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的所有比赛,及基本节目、多形式节目、附加节目、单边报道、音频资料和精彩场面集锦;(2)电台直播、延迟播放和重播比赛音频资料和精彩场面集锦;(3)通过移动、宽带互联网、电缆、卫星和地面传输等方式提供点播视频节目。2.公共展示权:在酒吧、电影院、饭馆、旅馆、办公室、建筑工地、钻井平台、船舶、公交车、火车、军事设施、教育机构、医院和其他非私人住宅场所(除航空器外),以免费或者付费方式通过电视、移动设备或家庭∕个人收音机清晰接收2014年巴西世界杯(或其中一部分)的直播节目。3.许可转授权:中央电视台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向第三方转授授予媒体权和公共展示权(或其中一部分),期限为2011年1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针对侵犯国际足联所授予中央电视台权利的行为或不正当竞争,中央电视台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采取适当措施和提起法律诉讼,包括发通知/警告信,向执法部门提出指控和/或作为原告在中国大陆地区向司法部门提起诉讼等。作为中央电视台的被转授许可人,CCTV.com/CNTV.cn有权针对网上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采取上述措施。

2014年6月13日,央视网公司向上海市静安公证处申请公证,对其委托代理人张闻杰从互联网上浏览网页、在线播放和录制视频的过程及内容做证据保全公证。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备案∕许可证号”后的空白栏内输入“京ICP备10012819号”及验证码信息后,出现的序号1的主办单位名称为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主办单位性质为企业,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12819号-1,网站名称为风行网,网站首页地址为www.funshion.com,审核时间为2014年3月3日。在风行网www.fun.tv∕首页的标题栏中点击“世界杯”进入页面后,在网页上半部分出现了“2014巴西世界杯,风行携手五星体育与你相约巴西”的标题字样,在标题字样下方出现了一个广告条:左边为澳客网,右边为世界杯百万闯关,下方为大幅的体育赛事的画面。在www.fun.tv/live?cid=20的网页直播秀中,播放的是巴西对克罗地亚的赛事,画面的左上侧显示的是五星体育的名称和标识以及直播字样,右上侧显示的是球队名称以及比分情况。

法院判决: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十万元; 二、驳回原告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1]

法理分析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全世界数十亿双眼睛在关注着世界杯。无论是潘帕斯雄鹰的死里逃生,还是日耳曼战车的打道回府,亦或是大和战舰的险中突围,这些与世界杯相关的场上场下的各种信息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不过,除了从竞技体育角度之外,世界杯从法律角度也颇为值得探讨。笔者就从这起央视网与风行公司这两大巨头的直接交锋入手,给大家谈谈笔者对于世界杯直播过程中产生纠纷的一点个人看法。

1.世界杯直播画面可否成为著作权保护的对象?

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是作品,一个智力成果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客体,应当分析该智力成果是否具有独创性。所谓独创性意味着该作品是由作者独立创作完成的,排除剽窃、抄袭的“智力成果”为作品,是其应有之义。

独创性又有两个层面的定义,第一个层面是“独”,指独立完成,就是说作者完成一部作品时,应当是通过自己的意识,独立构思、创作,剽窃、抄袭或者完全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其“创作”过程本身并非依靠作者自身的智力劳动而是依附于他人的构思与创作行为,不应该视作独立完成。独创性还要求具有“创作性”,请注意,“创作性”并不等同于“创造性”或“创新性”,一个作品只要是作者独立创作完成的,并且不存在抄袭、剽窃、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就符合著作权法意义上作品的定义。所谓创作性,指作品的具体表达,应当体现出作者对于此种表达的某种安排、取舍,能够体现出作者的个性特点。

具体到世界杯足球赛等体育赛事的直播画面,对于此类画面,能否取得《著作权》上作品的地位,实务中争议极大,不同的法院的认定也有所不同。笔者认为,体育赛事的直播画面是能够取得“作品”的地位的。

对于世界杯足球赛等体育赛事的直播节目而言,其制作拍摄的目的是为观众呈现真实、客观比赛全过程,在赛事直播进行时,各摄影师操控摄像机进行摄制,电视导播对不同机位拍摄的画面进行取舍、剪辑,均服务于上述目的。赛事的直播者虽然无法掌控赛事的发展走向,也无法决定赛事的结果,但是这并不能排除直播画面本身构成作品的可能性。在大多数情况下,体育赛事的直播者,包括本案中的原告,都对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直播画面付出了创作性的劳动。体育直播并不是简单地对赛事进程的机械性的录制,而是体现了赛事直播者的某种取舍与安排。比如,在直播过程中,赛事直播者往往安排多个机位对相关赛事进行直播,在直播过程中要通过不同的角度对画面进行取舍,比如出现争议判决时,要通过近距离的慢镜头回放,使得球迷能够第一时间做出自己的判断;在出现进球时,会对比两队教练席不同反应的画面拼接到一起,使观众能够体会到足球场上“几家欢喜几家愁”的魅力所在。又如,为了使广大观众能更好的欣赏比赛,几乎每场赛事,直播者都会安排至少一名解说员对赛事进行解说,解说随着赛事的进程而不断变化。这些都体现了赛事直播者的创造性劳动,也使得体育赛事直播绝对不同于录像制品。录像制品与作品的最核心区别在于是否有独创性。如果某个录像在录制的过程中,只是对与录制对象机械、简单地录制,未能够体现录制人的取舍、安排的,不认为是作品,而是单纯的录像制品。作品能够成为著作权的客体,而录像制品只能够成为邻接权的客体。综上所述,本案体育赛事的直播画面,属于作品而非录像制品,属于著作权而非邻接权的客体,原告央视网能够以著作权人的身份主张权利。

2. 既然体育赛事可以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那么本案中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何种著作权?

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的规定,作者享有的著作权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等在内的十七项人身权和财产权。

具体到本案,笔者认为被告最有可能侵犯的是原告的“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这三种权利。通过进一步分析,前两种权利应该予以排除。首先看“广播权”,所谓广播权,即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从含义上看,本案被告应当侵犯了原告的广播权,但是由于在2001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订报告的说明中,明确了通过互联网传播作品的行为,不适用于广播权。从立法目的角度考虑,本案中被告的行为系通过互联网传播作品的行为,因而并未侵犯原告的广播权。接着再看“信息网络传播权”。所谓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具体到互联网上的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只要是未经权利人同意在互联网上传播他人的作品,且使得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就属于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比如未经权利人的同意,将其创作的歌曲放置于自己经营的网站,并向公众提供收听服务。由于该行为未经权利人同意,且公众获得该歌曲的内容可以在自己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即不像在收听广播节目那样需要遵循广播电台的时间表,故而属于侵犯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由于本案中风行公司网站的直播行为并不提供、或者说依据现有的事实不法判断是否提供“回放”服务,公众何时能够获得体育赛事的直播画面并不取决于公众自身,而是取决于原告何时开始直播节目。故而公众无法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不满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内涵。

综上所述,原告经世界杯直播画面的实际作者中央电视台的独占授权,已完全取得该作品的著作权上的财产权利。被告的行为系未经原告的明确授权,在互联网上传播其作品。虽然案涉的赛事直播行为是在信息网络的条件下进行,但不能以交互式使得用户通过互联网在任意的时间、地点获得。但如果对此不加以法律上的苛责,又不符合诚实信用原则,也与公众的普遍认知相违背。同时,被告将他人付出创造性劳动的直播画面加以转播,不用付出太多就能够获得相当的收益,这也违背公平原则与等价有偿原则。故而宜将《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的兜底性的“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加以运用,即可以认定被告网站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就赛事直播画面享有的“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由于“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的范围过大,今后仍应当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对此加以限定,或者对《著作权》法加以修改,明确赛事直播画面可以以“视听作品”而获得保护。


[1] 案件详情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知)初字第14494号 民事判决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